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课题专辑>百家争鸣>正文

刘安早:关于高中研究性学习课程化实施的几点说明

打印|关闭发布日期2012-07-26 10:38:07阅读 3535 次

关于高中研究性学习课程化实施的几点说明

 

                  兴化市教育局教研室        刘安早      

 

一、我们为何提出“高中研究性学习课程化实施”的问题?

就高中而言,本次活动前,我满脑子里想的主要是是如何推进兴化市高中研究性学习常态有效实施的问题,这与本次活动的研讨专题“高中研究性学习课程化”问题有很大关联,但绝对不是一回事。检视和反思本课程的实施情况后,我们遗憾地发现,我们先前的一些想法还过于乐观,很多设想只是一厢情愿。以我市为例,迄今为止我们离“(区域)常态实施”还有一大段距离,说到“(区域)常态且有效”实施就更是遥远的事了,综合实践活动实施“走向常态”已经是我们痴痴以求的现实目标了。以课时保障为例,受现行高考指挥棒的左右,语数外等分科课程可谓“超常态实施”,其他分科课程应该是“基本常态实施”,但毋庸讳言的是服务于应试教育的大多学科课堂仍以“高耗低效”为特征。换句话说,受众面极大的分科课程自身都没有解决好“有效实施”的问题,何况作为新生事物的综合实践课程呢。新课改10年了,作为最大亮点和难点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至今处于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其法定国家课程的身份在不少学校,尤其是不少高中学校几乎从来就没有真正实施过。“窥一斑而知全豹。”虽然迄今为止,我们还难以或不便说出我省高中研究性学习整体的开设情况,但我们可以用义务阶段的以下数据来说些事。

材料一     2008年江苏省中小学生学业质量监测结果:在综合实践课开设方面,三年级开设二节或以上的占 59%;八年级开设二节或以上的分别占47%。

材料二     2010年江苏省中小学生学业质量监测结果:在综合实践课开设方面,三年级开设二节或以上的58%;八年级开设二节或以上的分别占21%。

义务阶段综合实践活动的实施尚且如此,高中研究性学习的情况可想而知。

     为了外争课程的法定权利,更为了内修课程实施的功力,我们提请各位格外关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化实施,尤其是高中研究性学习课程化实施的问题。在此之前,就在本学期,泰州市就先后两次在兴化市召开骨干教师共同体工作会议讨论这一话题,我们认为,这与省教研室董主任提出的我省综合实践活动实施“三阶段说”、万伟博士倡导的“从活动走向课程”的课程评价、课程理念是一致的。

二、(我市)区域视野中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化实施的实践反思

(一)我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化实施的初步思考

     综合实践活动是否真正作为课程来实施,我以为必须达到下列五个维度的要求:

1.管理规范或指导意见必须具有可操作性。

课程化实施的过程必然是制度建设不断加强,各类操作性措施不断出台的过程。到一所学校调研时,我们首先要了解该校有没有、有多少可不可操作的制度、政策、措施,在此基础上还要了解其制定、修改的全过程。我市较早出台了《泰州市普通高中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实施要求(建议)》;兴化一直强调起始年级抓规范化实施的行动方略,即各校起始年级必须达到“三全”要求【学生全员主体参与、指导教师全程跟进指导、学校真正“开齐开足全部课程”(学校管理全覆盖)】,否则不可能通过合格学校验收,更没资格参与先进学校评比。我们已有的的两本《真水》集里,首先收集的就是《制度建设篇》。如,从2008年开始,兴化市定期开展高中研究性学习课程实施成果展示与质量评估,要求具体明确,专门成立成果验收评估小组,专门设计评比用的各类表格。又如,为提高指导教师指导的有效性,依据实践,我们及时将教师指导的质态总结为三种情形:指令性的包办代替、计划性的强拉硬拽、生成性的及时跟进。综合实践活动没有较强的制度或指导意见上的可操作性,其课程化实施显然难以保证。

2.课程基本范式必须具有辩证否定性。

课程实施的一定阶段上必然会出现这样那样课型、课堂教学模式等上层指令性活动,所有课程管理者和指导教师都应适时开展专题研究,既不能过左,也不能过右,应面向实际趋利避害,不能僵化思维。课程意识要强化,课程底线要坚守,但是“强化”与“坚守”的理念与行为都不能是机械的、僵化的,相反,为了更好地推进课程实施,我们必须学会掌握一定的迂回战略,在实践上适时对某些“原则”、“规定”进行必要地淡化处理,没有实践中的若干退却、失败、舍弃,没有许许多多的看似不尽合理的一刀切政策、无选择动作规定、课型规范等,我们的课程化就难以起步,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从一定意义上讲,无论学校管理,还是教师指导,都应该有类似学生活动中的具体的挫折、失败、彷徨等现实问题,这些就是我们无法逃避的,“不可逾越”的挣扎过程。有的学校借口“开放性、生成性、综合性”抵制研究、尝试各类课型,活动设计凭感觉,组织措施不周详,至今都没能走出研究浅层次、活动高耗低效的怪圈。一些学校的成果展示从来就只有“肯定性”的巨大成就,没有“否定性”的失败记录,学生的研究能力明显过强,研究过程基本看不到,各类研究心得假大空。为了了解学校管理、教师指导的发展历程,必须重点调研并帮助基层教师发现成功背后的各类真实性问题,并进而对相应的大量真实问题进行归类归因分析。或许师生们暂时,甚至永远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全部答案,但是“曾经”的过程方能产生“真切”的体验,发生在研究、实践过程中真实的感人的小故事、极富人生启迪的小插曲等等才是我们独有的精神财富。有道是“纸上得来总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辩证的否定是事物联系和发展的环节,没有“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反复行动、痴痴以求,深刻反思,综合实践课程不会在曲折中得以发展。换句话说,没有综合实践主体强烈的自我否定性,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化难以一以贯之。【拙文《对番禺经验中课型范式的思考》(201012月,总第14期,《综合实践活动研究》发表】

3.课程目标及教学设计必须具有系统全面性。

随着实施的深化,课程与学情的匹配度应该越来越高,为此,必须有从顶层到基层、从教师到学生、从管理到教学、从知识与能力到经验与态度、从形式到内容、从单一主题到系列化主题等一系列整体性、渐进性目标设计与任务达成,必要时还需要了解同一课题或相关课题在初中、小学段的整体设计情况,尽可能考量或兼顾学段间师生的思维质态。如,2010年我市安丰年会上对安丰卜页专题的研究,2011年戴南年会上对戴南不锈钢资源的挖掘与开发都很讲究课题研究与学段学情的链接与匹配。一般来讲,高中学生思维的逻辑性与螺旋式上升要求应该更加明显,高中阶段要更加重视研究性学习领域的拓展,高中阶段的研究性学习当然是“活动的课程”、“成人的课程”,但更应是“系统设计的课程”和“沉思的课程”,要更加重视学生思维方法和能力的积累与提升。高中研究性课程化实施不仅应拒绝抽象的、空洞的、想象的、零碎的目标设计,还要拒绝思维含量很低的“行动研究”与学科本位明显的“知识目标达成”。没有切合学情的动态生成的系统化全面性课程目标与过程设计,课程化实施至多只是形式上的课程计划落实,师生在内容上的分享只能是浅尝辄止。

4. 课程发展、特色形成与教师专业发展必须具有自我导向性。

虽然课程的实施脱不了上层的“规定动作”的影响,但它的基本特征毕竟是实践性、开放性、生成性等等,这就决定了课程化实施的过程最终必然都是一个市本化、校本花的过程。学校自我导向性发展、教师的自我导向性学习才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在区域和学校全覆盖基础上的必然要求和本质体现,当然,这种自我导向性必须有利于学校的可持续发展,能够面向全体学生并能为绝大多数学生一生的发展奠基。到一所学校,不用我们主动了解,如果该校的领导、师生情不自禁地讲起自我导向性学习、发展的人和事,你就可以判断这所学校综合实践搞了,应该搞得还不错。徐州有个名校长叫曹玉辉,去年省级综合实践骨干教师培训,他也去做了个讲座,谈到他们学校的特色综合实践一定是如数家珍,美不胜收。可惜我没看到,但我认真学习了他的PPT。我们兴化的安丰初中就有这样的氛围,可惜也不是高中学校。早前我在苏州第十中学,前几天我到苏州震泽中学,说实在,这两个学校在研究性学习的开设上都是我心目中的样板校,可惜我理想中的那种氛围还是没有真切地感受到,用震泽中学一位副校长的话讲,近两年有些不如从前了,我们又在忙于高考了,好在他们校申请到了首批江苏省课程实验基地,是天文特色类的。我以为,特色学校应该建立在开齐开足法定全部课程的基础上,否则只能说你办了服务于少数学生的“特殊教育学校”,这与教育的本质和初衷是极不吻合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特色学校”。一些学校未能开设开好综合实践课程,未能面向全体同学,这样的“特色发展”是狭隘的、错误的,与素质教育的要求、优质均衡发展的要求背道而驰。【教师在学生面前、教研员对教师面前都不能做“剪蛹的人”】

5. 课程价值与影响应该是文化层面上的受众性

经历课程化实施后,一个地区、一个学校的学生、家长、市民、领导等对综合实践课程及其巨大作用的感知才是真切的、持久不衰的。因为这几年的“麦田式”坚守,在泰州,综合督导、期中视导、送教下乡、综合类课题研究开题指导、教师职称考试等等相关组织者常常容易想到我们这个团队。【本月初,郭元祥教授来泰州,我们借机请他给校长、骨干教师作学术报告,为此教育局领导特事特办,破例下拨给了我专项活动经费。】在兴化教育局,除了基教科、督导科、人事科外,居然其它不少科室部门的领导,如组宣科、监察室、团工委等为了部署诸如“校园廉政文化建设”等工作居然也能主动找我商讨、协调某些合作事宜,这些确确实实是我始料未及的。从去年开始,兴化市委统战部兴化市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的同志也希望我能够以综合实践的方式加入到他们送教的行列,参与其组织的全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问题的深度研讨等。上述事实表明,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在我市的受众面已成扩大之势,这除了得益于我们长时间的认真做事,并及时对内对外宣传造势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及其相关的人和事已在本地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所以,我常对指导教师讲,“形势逼人,形势使人”之下,我们的工作已“小不下来”。之所以要强调文化受众性,还源于最近的一次意外“科研活动”,本地个别学校功夫不放在“课程化实施”上,一味地请权威专家来鉴定其“早已课程化了”,但事实远非如此。为了防止一些学校和个人以急功近利或欺世盗名的方式宣布本校“课程化了”,有必要强调并区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受众面的具体情形。

(二)我市高中研究性学习课程化实施的积极探索(举三例)

1.以泰州市骨干教师共同体工作会议、兴化市年会为主抓手,打造龙头学校,组织现场观摩,为各个学校起引领示范作用,大力推进综合实践课程化实施。2012年兴化市课程年会高中段分会将在省兴化中学举办,日前兴化中学已拿出了年会实施方案,相信该校的研究性学习开设必然能因此跃上一个新台阶。

2.在胡唐明所长的特别关心与指导下,兴化、姜堰等市高度重视综合实践活动类课题研究、实验基地的申报与实践工作,取得了较好的示范与引领作用。围绕综合实践活动的开展,省兴化中学、姜堰市第二中学、泰州市实验中学、兴化市戴南高级中学、兴化市安丰高级中学等申报了“十一五”、“十二五”各类各级课题。今年,泰州实验中学校将举全校之力,创建省、市级“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基地”和“国家综合实践课程示范校”。或许评选省级课程基地的希望未必能实现,但研究性学习课程的发展空间无疑会更大。

3.加强师资队伍建设,充分发挥包括教研员在内的骨干教师的专业引领作用是我市推进课程的又一抓手。例举,兴化市积极实施四大基础工程,提升团队执行能力【普通教师跟进学习网晒心得体会、课程管理人员经历完整项目过程、中心组成员精心打造至少一个精典课题、区域统筹整体设计开展系列特色主题活动或课题研究活动】;泰州实验中学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实施教师有专职教师、专业指导教师和职能管理教师三种。【专职教师的任务是进行研究性学习理论课教学,负责主题活动和课题研究的方法指导。专业指导教师主要是指聘请校外专家、学者以及其他科技人员等。其任务是为教师提供专业理论知识指导,参与该校课题论证和点评。职能管理教师由学校总务处抽派人员担任,主要负责课外活动时间、场地等的安排以及联系,记录和监督学生校内外活动情况,参与和组织学生的社会活动,为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常态实施提供可靠的保障。该校出台《泰州实验中学关于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管理和考核暂行办法》,运用量分形式对其进行考核,按开展活动的数量和质量量化换算课时,发放课时津贴。课程督导小组不定期对综合实践活动课时落实情况进行检查,将结果及时通报,并记入教师绩效考评。】

(三)各地高中研究性学习课程化实施可能存在的三大共性问题

1. 队伍建设问题严重。综合实践活动指导教师必须是道技并进的学科骨干教师,否则难以持久达到有效指导的效果。根据我省“五严”规定,各地各有关部门要按编制标准配齐配强中小学各科教师,督促所有中小学全面实施国家课程计划。但是,各校专兼职指导老师至今难以配齐,即便有指导老师也是无专业归属感,工作起来更是力不从心。

2.发展不均尤为突出。年级不平衡难以解决。一些学校在高一阶段还能将研究性学习正常开设,但在高二、高三则又将应试教育放在了首位。校际不平衡明显存在。一些学校,尤其是升学压力较大的四星高中对研究性学习往往不够自觉,不能像生源差的某些三星学校那样放开手脚搞。虽然一些四星学校有科技创新类综合实践活动,但不是课程化实施,只是兴趣小组式的课外活动。

3.综合评价弄虚作假。学生成长记录袋的水分到底有多大?各校学生的研究性学习成果到底如何才能得到如实评价?真假并不难辨,为人师表者集体造假,谁是受害者?

  

二〇一二年四月十六日于苏州